200块能买4万个老总手机号 "信息贩子"落网

您好,我是××装饰公司的业务员,恭祝您买了新房,你现在需要装潢吗?……”

    你的手机一定接到过这类骚扰电话,或者收到过这样的垃圾信息,譬如承揽装潢,譬如信用卡登记,譬如办理保险等等。你一定会纳闷,我的手机号码,对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南京市建邺区检察院正在处理的一起个人信息非法交易案,或许能为你揭开其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大学生成了“信息贩子”

    南京警方查

出这起案件实属偶然。甄某,该案主角之一,南京某高校刚毕业不久的一名大学生。

    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今年初,有市民向警方举报,有人通过“风中网”对外买卖大量个人信息。警方侦查发现,“风中网”上有大量个人信息,网站联系人交易活跃,进一步调查表明,网站开办者甄某涉嫌非法买卖个人信息。3月初,南京警方将其抓获。

    建邺警方依法查封了甄某的作案工具——一台电脑。电脑中存储了海量个人信息,私家车主的、航空VIP会员的、高尔夫会员的、医院患者的、企业老总的、楼盘业主的、移动联通用户的、银行客户的……信息被分门别类存进20多万个文件夹,每个文件夹中都有几百条甚至几万条个人信息!

    这些信息的主人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西安等全国上百个城市。这些信息极为详细,譬如车主信息中,就有2008年以前的各市机动车的车主姓名、地址、身份证号、联系电话、品牌型号、牌照号、发动机号。

    据甄某交代,他在正常工作之余,搜集贩卖个人信息,发点小财;从去年3月开始到案发,他以每次100元至1500元不等的价格,通过出售个人信息,至少赚了三四万元。

     三条渠道不到一年收集了240个G

    去年初,甄某租用了一个美国虚拟空间,开办了“风中网”,留下两个QQ号,以及3个虚拟电话,并绑定了3部手机。为了交易方便,甄某开办了20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要想把信息卖出去,得让人容易找到网站,甄某花了3000元买到了百度排名。几乎是同步进行,甄某大肆搜集公民个人信息。搜集方式据其交代,不外乎三个渠道。

    A、网站搜集并“包装”

    甄某在电脑里安装了一款软件,它能够在“阿里巴巴”、“慧聪”等网站上自动采集,主要采集的是企业名录,采集结果以EXCEL文件的形式,保存在电脑里。

    为了能卖上好价钱,甄某会把文件名字改为“银行会员”、“航空公司会员”、“高尔夫会员”等,这样不但卖得快,而且价格也比单纯的企业名录高。

    此外,传真数据、会员数据、老总手机数据、银行数据等也有从网上下载的,还有一些是自己编辑的,把下载的企业名录再分类。

      B、与“网友”交换资料

    甄某的联系方式留在“风中网”上,不少“网友”和他套近乎,交换数据。

    比如,在网上,甄某和网友“向往明天”交换过两次楼盘业主信息。第一次是今年2月底,甄某拿“金泉泰来苑”的业主信息,换来了“向往明天”的“盘金华府”的业主信息;第二次是3月3日,“向往明天”用“盘城公寓”业主信息,跟他换了“凤悦天晴花园”业主的信息。此外,他们还交换过“浦洲花园”和“艺术家园”的业主信息。交换时,就在QQ上进行。

      C、低价买来客户资料

    据了解,甄某掌握的楼盘业主数据、移动联通用户数据中的绝大部分,是他和“客户”交换来的,另一部分则是他买的。最近一次,他花了300元买了10多个楼盘的业主资料,每个楼盘只要10多元。

    就这样,甄某在不到一年时间内,积累了多达近240个G的海量信息。

     一个楼盘的业主资料卖100元

    搞来这么多信息,甄某当然是想卖了赚钱。他按照行情,定了一个“批发价”,大致维持在2000-3000条信息卖100元。其中,企业名录含有各个企业的名称、经理姓名、住址、手机号、座机号等信息,通常10000条卖100元;业主信息里有楼盘名称、业主地址、姓名、电话、证件号码等,一个楼盘的业主信息卖100元;移动、联通用户数据里有手机号码、机主姓名、住址等,大概10000条卖100元。

    据甄某交代,他出售这些信息的方式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与客户在QQ里谈好价钱,让对方把钱打到他的银行卡里,到账后,他把信息从网上发过去或约好时间、地点,当面交给对方。另一种是客户打电话和他联系,在电话里谈好价钱,约好时间、地点,当面交易。

    从去年3月开始到现在,甄某做了数百笔生意。而他的客户主要是销售人员或保险公司业务员,“只要有人要,就卖。”

    今年2月中旬,网友“道”在QQ上找到甄某,希望弄一批企业老总手机号码。“道”是南京一家科技公的经理。甄某翻了翻存货,发现有4万条。于是,两人谈好以200元的价格当面交易。当晚11点多,他们在河西一家苏果超市见面,“道”给了甄某200元,甄某则拷给他4万条老总信息,然后各自走了。

    楼盘业主信息相对抢手。今年3月初,有人在网上找到甄某,提出要买业主资料,两人谈好价钱和交易地点,下午进行交易,100元卖掉了河西一家楼盘楼盘的业主资料,包括业主地址(具体到室)、姓名、身份证号、联系电话、面积、价格等信息。

    一些中介也盯上了甄某。南京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女主管刘某听说甄某的能耐后,联系他购买业主资料和车主资料,两人很快谈定交易细节。第二天,刘某让员工带着300元去找甄某,一个多小时后,带回一张光盘,里面是某小区的业主资料和车主资料。刘某把资料全部打印出来分给公司其他人去联系业务。

    贩子互换资料加速信息泄露

    和甄某多次交换资料的“向往明天”,即李某,也落入法网。据调查,李某也是个“信息贩子”。此君交代,他和甄某交换的楼盘业主信息,是在一些装潢公司和别人交换而来的,涉及南京大厂地区的“博丰装饰”、“沃马装饰”、“北泰装饰”等多家装饰公司。

    今年1月份,李某与“沃马装饰”的交换可谓“划算”。李某给“沃马装饰”老板张某的是“盘龙山庄”五幢楼约300户业主的信息;换来的包括:“盘金华府”一、二期大约1000名业主的信息,“小山北村”四五十幢楼盘七八百户业主的信息,“鑫庭雅苑”两三百户业主信息,以及另一家楼盘大概四五百户业主信息。

    此外,李某用“盘龙山庄”约300户业主的信息,还从“北泰装饰”处换来一家楼盘二期1000多户业主信息和“金城丽景”小区几百户业主的信息。

    掌握了大量楼盘业主信息,李某也想着能卖个好价钱。据了解,李某把手头上的楼盘资料,卖给过“禾杰房产”、“悦家房产”等几家房产中介,价钱从100元到400元不等。

深圳手机展讯息咨询        上海手机展展位预定